跟版网 > 宝晖研究院 > 原油资讯 >

河南法官穿尿不湿审案调查:否认作秀称迫不得

2018-09-19 15:50 来源:织梦58贵金属

调查动机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张立勇在“豫法阳光”微博拓展座谈会上透露了一位“尿不湿法官”的审案经历

  调查动机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张立勇在“豫法阳光”微博拓展座谈会上透露了一位“尿不湿法官”的审案经历,引来网友的关注。网友们有夸赞也有质疑,认为法官为啥要穿尿不湿,想上厕所完全可以休庭啊,没必要这样作秀。为了解事情真相,《法制日报》记者对事件各方当事人进行了采访。

  □特别调查本报记者邓红阳赵红旗

  “有时遇到长时间的审案,我们法官都不得不穿着‘尿不湿’审理。”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新闻发言人徐哲没想到,院长张立勇4月10日在“豫法阳光”微博拓展座谈会上所举的一个事例,会引起一番热议。

  徐哲更没想到,有的网友这样认为:“法官为啥要戴尿不湿,想上厕所完全可以休庭啊。活人不能让尿憋着啊!”

  “这说明社会各界在关注河南法院。”7月14日,徐哲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话锋一转说,“尽管我们通过裁判文书上网、网络问政、法院开放日等形式,一直致力于司法公开,得到了社会各界对法院工作的认可,但同时也说明,我们在与社会沟通方面,过多的看重法官的办案能力与自身素质,而对他们工作背后很多不为人知的辛酸故事等方面介绍得较少。”

  背后有个感人故事

  “法官开庭戴尿不湿?谁信啊?”“是不是在美化法官啊?”有网友认为,法官开庭戴尿不湿可能不真实。

  “这是真实的故事。他是开封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名刑事法官。”开封市中级法院原院长、现任开封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张兴隆向记者表示,这是他在担任法院院长期间向张立勇汇报工作时举的一个事例。

  据开封市中级法院政治部主任孔令营介绍,这名法官姓刘,1982年转业到法院从事审判工作。该法官曾任刑庭庭长,参加审理过很多大案要案,已于2011年退休。

  “做法官时身体不好,开长庭时,曾经穿过尿不湿,现在退休了。”记者找到传言中的刘庭长时,62岁的他微笑着说,他目前的主要精力都用来照顾因病瘫痪在床的老伴,并且一再要求不透露。

  “他开庭戴尿不湿的事啊,我们早都知道了。”开封市中级法院不少法官说,刘庭长穿尿不湿的事在法院内部并不是啥秘密。

  开封县人民法院院长李鸿斌曾是刘庭长的老部下,他告诉记者,老庭长是一个非常低调但又认真的人,曾担任全国知名的开封“9·18”文物盗窃大案审判长,平时对工作和下属要求严格,对裁判文书逐字逐句把关。他是开封市“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也多次立功受奖。

  在开封市中级法院刑二庭副庭长吕建军的印象里,刘庭长的身体一直不好,很怕冷,夏天天气热得不行,刘庭长有时候甚至还穿着秋裤。他虽然长期吃药,但从未住过院,始终坚持在办案一线。因为刘庭长严谨的工作作风,刑庭审判的案件很少被上级法院发回重审或改判。

  “他从不和人开玩笑,也不喜欢法官和当事人走得太近,要求我们学精业务,不了解他的人会觉得他要求苛刻得有些不近人情,但后来就会发现,真的是从他的严格要求中获益匪浅。”吕建军说,在执行死刑的头晚,他从来没有睡过觉,即便是最高人民法院已经复核过的卷宗材料,他还是会把所有的材料再过一遍,他经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刑事案件必须严谨”。

  庭审时能否上厕所

  “庭审时,是可以上厕所的。如果被告人或者其他诉讼参与人提出来,审判长会批准,并宣布暂时休庭,但我们庭审法官不会主动提出。”李鸿斌说,如果法官尤其是审判长在庭审过程中因个人问题而休庭的话,会造成庭审的连续性中断,有损法庭尊严,不仅严重影响庭审效率,还容易让当事人产生怀疑。

  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程慎生向记者坦言,在庭审前一天,合议庭会对庭审的时间进行预测,如果认为庭审时间有可能过长,会要求庭审法官在前一天有意控制自己的饮食,甚至当天早晨起床后不再喝水。

  郑州市中原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官张忠锋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法院庭审时,因被告人及辩护人众多导致开庭时间长,当事人需要上厕所时可以示意法官,得到允许后可以轮流离开法庭。但没发现法官主动休庭上厕所的现象。”

  “每次开完大庭,都有种虚脱的感觉。”李鸿斌说,如果合议庭法官有身体不适等情况,就要提前想办法克服困难。比如刘庭长,他穿尿不湿开庭,就是为了克服身体原因对庭审所造成的影响,实际上属无奈举措。

  徐哲向记者透露,不少案件的庭审非常耗时耗力,比如,焦作市中级法院审理的“瘦肉精”系列案件,多是从上午8时持续到下午4时;省高院审理的李玉田故意杀人案,从上午8时持续到下午5时。

免责声明:此消息为织梦58贵金原创或转自合作媒体,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织梦58黄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