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版网 > 宝晖研究院 > 原油资讯 >

聂树斌案疑似真凶今开审 聂母称枪决未通知家属

2018-09-19 15:50 来源:织梦58贵金属

“2005年1月,河北省广平县人王书金被警方抓获,他供述曾强奸多名妇女并杀死4人,其中包括一起“1994年石家庄西郊

  “2005年1月,河北省广平县人王书金被警方抓获,他供述曾强奸多名妇女并杀死4人,其中包括一起“1994年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而这起案件原本早已被石家庄警方侦破,“凶手”聂树斌已于1995年被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强奸罪和故意杀人罪执行死刑。因此,王书金案的继续审理使得聂树斌案重新受到高度关注,“一案两凶”引发舆论对聂树斌案司法公正性的质疑。”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1日对外公告:将于6月25日9时在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庭开庭审理上诉人王书金强奸、故意杀人一案。

  据《法制日报》报道,2005年1月,河北省广平县人王书金被警方抓获,他供述曾强奸多名妇女并杀死4人,其中包括一起“1994年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而这起案件原本早已被石家庄警方侦破,“凶手”聂树斌已于1995年被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强奸罪和故意杀人罪执行死刑。

  因此,王书金案的继续审理使得聂树斌案重新受到高度关注,“一案两凶”引发舆论对聂树斌案司法公正性的质疑。

  记者获悉,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曾于2007年3月12日对王书金案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王书金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王书金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主要理由是“检方未起诉他在石家庄西郊玉米地的一起奸杀案”。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受理并曾进行了二审开庭,即将于6月25日进行的庭审为二审再次开庭。

  文/马竞

  案件回顾

  “一案两凶” 聂树斌已然离去

  1994年8月之前,聂家与村里其他家庭一样,“吃饭普通,穿衣普通,住的也普通,啥都普通,我都想不起来俺家有啥特别的。”张焕枝这样给记者描述她家遭遇变故之前的境况。

  除了有些口吃外,聂家唯一的儿子聂树斌也很普通,初中毕业后,没能考上高中的他选择上了离家10公里的一所技校,并在毕业之后留在技校下边的一个冶金机械厂工作,“每天早上7点多和他爸一起在家吃完早饭上班走,一般都是下午6点多回来。”张焕枝这样描述儿子上班期间的生活规律。

  1994年农历七月二十三早上,是聂学生最后一次与儿子聂树斌碰面。“他去上班,我也去上班,一起吃完饭出门走了,以后就再也没见过。”聂学生回忆说。

  第二天下午,有便衣警察来到聂家,问正在做晚饭的张焕枝,“聂树斌是不是你儿子”,在得到肯定答复后,警察接着说:“你儿子被我们拘留了,有个案子我们问一问是不是他干的?”

  又隔了3天,警察通知让聂家去看守所给儿子送棉被。

  1995年4月12日,是石家庄市中院开庭审理聂树斌强奸杀人案的日子,也是张焕枝最后一次见到儿子。这最后一面让张焕枝一直有种“针扎心般的痛”。

  “律师后来对我说,树斌在法庭上‘承认了’,但律师辩护说证据不足,没有人证和物证,现场也没手印、脚印,也没有做DNA鉴定,只有口供。”张焕枝说,“律师开完庭离开时还宽慰我:‘你儿子身体没事,证据又不足,你放心吧。’”

  张焕枝把律师的话及在法庭上见到儿子的细节回家告诉了丈夫聂学生。4月28日,聂学生又带着一包衣物赶去看守所,因为常去看守所,负责把门的一位看守所工作人员已与聂学生相熟。聂学生说:“当时他把我拉到一边轻声说,‘你不知道?还来送东西,你孩子已经走了’,我一时没明白‘孩子已经走了’是什么意思,再三求证得到明确答复‘聂树斌已经被枪毙’时,我仍然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们咋会不通知我们家属就秘密枪毙了呢?”

  4月29日,当聂家人再去石家庄市中院询问时,得到的答复是,让他们到火化场去领聂树斌的尸体。

  1997年秋,聂家才从火化场领回了聂树斌的骨灰,按照农村的习俗,没结婚的孩子死后是不能入祖坟的,除非等到父母去世后,才能迁到父母的坟旁边。聂树斌的坟被安排在了祖坟的旁边,一处杏林深处。

  2005年1月18日,河南省荥阳市公安局索河路派出所却抓到了一个名叫王书金的逃犯,他主动交代出在石家庄奸杀康某的基本事实,而这个案子此前的作案者,却是聂树斌。

  文/《大河报》记者 朱长振

  专家观点

  著名法学家四问王书金案审理

  23日上午,我国著名法学专家贺卫方发出了这样一条微博【王书金案审理看点】:1.七年前首次审判,法院何以对涉及聂树斌案的犯罪置之不理?2.为何对王的审判延宕八年?程序责任如何追究? 3.检察机关如不追究康某被奸杀案,则必须对王的主动供认做充分证伪。4.除非司法机关再次用确凿无疑之证据证明聂系强奸杀人犯,否则必须为聂树斌平反。

  文/《大河报》记者 朱长振

  聂树斌母亲

  “我不愿任何东西

  压在儿子身上”

免责声明:此消息为织梦58贵金原创或转自合作媒体,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织梦58黄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