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版网 > 宝晖研究院 > 原油资讯 >

王书金认罪检方举证否认 聂树斌母亲称证据作假

2018-09-19 15:50 来源:织梦58贵金属

6月25日,王书金(前排右二)在河北省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庭审现场陈述。公诉方:出示的法医鉴定结果显示,该案

    6月25日,王书金(前排右二)在河北省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庭审现场陈述。新华社发

聂树斌母亲走出法院。

    昨天上午,王书金涉嫌强奸杀人一案,由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该案与聂树斌被执行死刑的案件高度吻合,他被视为聂树斌案的“真凶”。

    庭审中,出现了中国诉讼史上罕见一幕:被告人及辩护律师称这桩犯罪行为是本方当事人所做,公诉方称被告人没有实施某桩犯罪行为。主审法官宣布,案件择期再审。

    王书金称供出西郊奸杀案“是对国家和社会的贡献”

    2005年,王书金涉嫌强奸杀人案被捕后,供述曾强奸杀害多名妇女,其中包括一起“1994年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消息一出,舆论哗然,因为此案“凶手”聂树斌已于1995年被以强奸罪和故意杀人罪执行死刑。

    2007年3月12日,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刑事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王书金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强奸罪判处王书金有期徒刑14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决定对王书金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王书金不服,上诉至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王书金的上诉理由主要是:检察院没有起诉他在石家庄犯下的那桩强奸杀人案,而他供述出这桩案件是对国家和社会的贡献,属重大立功,应从轻处罚。

    在25日的庭审中,合议庭决定只对上诉人王书金提出供述在石家庄西郊强奸、杀人构成重大立功的上诉理由进行审理。此次庭审前一部分为公开审理阶段,外界人士可以旁听,后一部分因涉及强奸情节包含个人隐私,为不公开审理阶段。

    河北省高院微博直播庭审法庭应律师请求延期审理

    昨天8点多,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门外,警方派出大量警力维持秩序,法院门前的部分路段被暂时禁止通行。8点40分左右,数十名佩戴“旁听证”的人员陆续进入一楼审判庭,很多媒体记者未被允许旁听。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其官方微博直播案件审理情况。

    庭审过程中,王书金的地方口音较为浓重,给法庭记录带来一些困难,通过庭后调阅笔录,和他的表述基本一致。法官将上一次庭审根据一审判决认定的王书金的犯罪事实做了简单复述。王书金予以确认。

    朱爱民提出休庭申请,希望查看公诉方出示的新证据的原件及合法来源。法庭合议庭认为辩护人的要求符合法律规定,同意辩护人的请求,宣布休庭,开庭时间再行确定。

    庭审结束后,朱爱民在接受采访时说:“虽然今天的开庭没有结果,但我对整个过程比较满意。通过对王书金案的再审,把王书金案和聂树斌案都往前推动了一步。”他认为,公诉方出示的一些证据有瑕疵,所以希望能查阅这一案件当时所有的卷宗材料,但法院能否满足辩方所有的要求还不得而知。

    “今天看似审王书金案,实则大部分内容与聂树斌案关联,案子真相暂时都没有解答,但今天的庭审让我们看到了希望。”河北浩博律师事务所主任宋振江说。

    □庭外

    聂母称检方证据作假

    庭审结束后,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在女婿陪同下走出法院。刚一走出法院,面对众多媒体的采访,张焕枝高呼:“公诉机关提交的证据作假,我不服气。”

    张焕枝说,当年聂树斌被抓后,公安机关曾到家里向她展示了一件衬衣,警方表示聂树斌用这件衬衣勒死了一名女子。直到如今,她依然记得,警方展示的是长袖花衬衣。在本次开庭中,河北省检察院展示的证据中确有衬衣,但是短袖的,这让她不能认同。

    张焕枝说,本次开庭她和女婿坐在了大约第8排的位置,距离最前方的法官席有一段距离,加之她年纪大了记忆力减退,对于本次开庭审理的内容已经没法完全记住。张焕枝表示,下次开庭她肯定还会来旁听。

    □疑点

    公诉方河北省人民检察院举出大量新证据,指证“1994年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非王书金所为。辩方律师没有直接回应,而是对证据来源和合法性提出质疑。

    1被害人尸体是否有

    衣服?

    王书金(当庭陈述):作案离开现场时被害人身体是光着的,顺手拿走了被害人的连衣裙。

免责声明:此消息为织梦58贵金原创或转自合作媒体,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织梦58黄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