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版网 > 宝晖研究院 > 原油资讯 >

浙江萧山案五青年向法庭递送刑讯逼供证据

2018-09-19 15:50 来源:织梦58贵金属

在昨天下午关于萧山冤案的庭审中,陈建阳、朱又平和田孝平的律师均对浙江司法机关对冤案主动纠错的行为表示认

    □五青年的说法

    1田伟冬

    已经向法庭递送被刑讯逼供的证据

    昨天下午,田伟冬的辩护律师在庭审结束后告诉记者,他们已经向法庭提供了包括手术费药单、各种医疗单据等证据,主要证明田伟冬在1995年审讯期间被刑讯逼供。

    “一旦宣布无罪,我们就会要求进行民事赔偿。”律师表示,从现在的情形来看,五个人被判无罪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

    在昨天下午关于萧山冤案的庭审中,陈建阳、朱又平和田孝平的律师均对浙江司法机关对冤案主动纠错的行为表示认可,朱又平的律师、西湖律师事务所律师叶斌对五人说:“你们的不幸是时代的不幸,是社会的悲剧,希望你们今后能向前看。”

    萧山冤案的5名被告,在被指控的两桩抢劫杀人案中,其中“3·20”案已经由嘉兴中院认定为项生源所为;另一桩的“8·12”案,昨天下午的庭审中,检察官出示了一份杭州市公安局出具的情况说明,这份说明原先认定5名被告抢劫杀人的证据不足。

    2

    王建平

    只有判决书可以挽救毁掉的人生

    昨晚记者联系到王建平时,他显得很疲惫,“开了一天庭,刚刚坐在椅子上睡着了。”虽然有信心得到无罪判决,但是王建平依然不踏实,“现在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事就是拿到无罪判决书,18年了就是为等这一纸判决书。”在他看来,只有判决书才能还他清白。

    1995年,王建平还是个小伙子,那时候他特别能干活,在被抓进去的前一刻他还在亚太广告装潢公司做事,他说那时候他干什么都不觉得累,但是现在真的累了。“我的人生已经毁掉了,但是判决书可以挽救我毁掉的人生。”王建平用沙哑的嗓音不断地重复这句话,只要没有拿到判决书,他根本不敢想以后。

    3

    陈建阳

    想追究当时公检法责任,让悲剧不再出现

    昨天庭审结束,陈建阳很快和家人聚在一起。陈建阳说,庭审的过程他的心情一直很平静,如果能够拿到无罪判决书,他希望能够对当时承办此案的公检法相关工作人员进行惩罚,“不仅仅是当时刑讯逼供的民警,还有当时的检察官、法官,否则一切都免谈。”

    当记者问陈建阳是否是因为恨他们才这么说的时候,他对此进行了否认。“我是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让悲剧再也不要出现,因为这种冤屈对一个人和一个家庭的打击确实太大了。”陈建阳觉得像他们这些人如果还能为社会做出一点贡献的话,那就是能通过这个案子推动中国司法建设的进步。

    18年前,陈建阳被抓之前和母亲做着水果批发生意,他的家只有几间平房,18年后回到家中,依然是几间平房,而此时他的邻居都已盖起了小楼,同学朋友也都在市区有了车房和小孩,只有他还一无所有。对于未来,陈建阳感到迷茫:“我已经脱离社会这么久了,也不知道以后能干什么。”他希望国家能够考虑到他们这么多年所受的冤屈,对他们的生活和工作进行安排和补助。

    4

    田孝平

    只想尽孝,带着父母出去走走

    谈起庭审,田孝平依然情绪有些激动,他也和陈建阳一样,保留进一步追究当时承办此案公检法工作人员法律责任的权利,“我就是想知道当时萧山公安分局刑侦支队为什么会认定我们五个人参与这起抢劫杀人案。”这个谜团埋在他心里太久,任时间过去十几年都不能让他释怀。

    田孝平说,他最想做的就是带着父母出去走走,父母年纪大了,最近几年腰椎一直不好,而父亲又是肝癌晚期,“他没有多少时间了,我想陪在他身边”。田孝平说父母这么大年纪了,他想尽孝,弥补这些年不在他们身边的遗憾。说到这儿,他不自觉地连声叹息。当年如果不是被抓,田孝平说他会到广州,和母亲的妹妹做些生意,赚够了钱孝顺二老。但是这份孝心却迟到了18年。

    5

    朱又平

    是自己重拾梦想的时候了,但想想又困难重重

    朱又平的家在山里,母亲身体不好,有时他会陪母亲去医院看病。为了庆祝儿子的归来,家里特意修饰一新,并期待着儿子能尽快找个媳妇儿。朱又平走时也就20岁,当时他刚从一轧钢厂辞职,准备大干一番事业,但这个梦想被终止在18年前。眼下,是自己重拾梦想的时候了,但细细一想又困难重重。当年在一起的朋友现在有的开厂、有的当老板,如果自己没有这个冤案,肯定不是目前这个样子。开车陪同他前往开庭的朋友说:“他真的很累了,不想再说什么了,等缓过劲儿来,再说好吗?”

免责声明:此消息为织梦58贵金原创或转自合作媒体,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织梦58黄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