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版网 > 宝晖研究院 > 原油资讯 >

追访错案当事人:活着出来不易 忧赔偿问题(图

2018-09-19 15:52 来源:织梦58贵金属

田伟冬:18年一个生死轮回 “我判死刑的那天,蹲在法院墙角,太阳斜照,阳光非常美好;后来改判死缓那天,太阳

  田伟冬:18年一个生死轮回

  “我判死刑的那天,蹲在法院墙角,太阳斜照,阳光非常美好;后来改判死缓那天,太阳还是斜照,阳光依然那么美好。”

  田伟冬曾被认定是1995年3月20日和8月12日浙江萧山两起出租车司机被杀案的罪犯,被法院一审判死刑,二审判死缓。后因在监狱服刑过程中表现良好,多次减刑后于2013年1月11日被提前释放。

  田伟冬清晰地记得,1995年11月28日傍晚5点,他回到自己开的小饭店后,被公安带走。而等到完全自由之后,已经过去了整整18年,并且在鬼门关外遛了一回。

  尽管浙江省嘉兴市人民检察院已于2013年5月10日以故意杀人罪对18年前的萧山“3·20”故意杀人案犯罪嫌疑人项生源依法提起公诉,但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还在对原涉案被判刑人员陈建阳、田伟冬等人抢劫、盗窃案进行复查。此外,犯罪嫌疑人项生源只涉嫌当年一起出租车司机被杀案,原涉案人员中的陈建阳、田伟冬等人当年还涉及另一起出租车司机被杀案。因此,当年的那些涉案人员到底是否清白,还需要等待一段时间。

  1995年,田伟冬21岁,现在已经39岁了。“小说里的人上刑场前会说,老子18年以后又是一条好汉。18年,对我来说,确实是个轮回,只是没想到如此的冤枉,要遭受这么多的痛苦。”

  田伟冬是当年被判刑的5个人中唯一始终没有认罪的人。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他选择撞玻璃窗而晕死过去,头上的血染红了整件上衣。再后来,他咬断了自己的舌尖,生生地吞了下去……

  在改判死缓之前,他在看守所待了3年。“死刑犯是要戴脚铐的,我清楚地记得,当时我戴上的脚铐是锈迹斑斑的,等到取下来时,已经磨得闪闪发亮了。”

  1998年11月27日,田伟冬被送到浙江省第二监狱所服刑。在监狱里,田伟冬一直看书,学法律。“我一直在寻找答案,我怎么会无缘无故地被认为是杀人犯?有朝一日能出去,我一定要讨回公道!”

  田伟冬的父母每个月都会到监狱探望,无论刮风下雨,没有中断过一次。“没有父母的坚持和鼓励,或许我等不到今天。里面精神失常的人,不是一个两个。”他说,父母一直在帮着申诉,但是他自己不敢,因为怕一申诉,就无法减刑了。“这18年里,我只扣过1.5分,因为表现良好,所以不断减刑。”

  2013年1月10日,田伟冬被告知,他的案件可能存在问题,要重新复查。出来后的田伟冬请了原来二审的律师,同时不断接受法院和其他部门的调查。

  今年4月3日,田伟冬找到了当年侦办案件的人员。“他们说,你的事情,法律会给你判决的,他们该承担的责任,也会有说法。”

  “我曾经对一个领导说,你也是为人父母,如果你的孩子被冤枉18年,你怎么想?当年再怎么要求你们抓紧破案,再怎么严打,也不应该是你们草菅人命的理由!”田伟冬心中仍充满怨气,“如果不是项生源被抓,我出来申诉能成功吗?能还我清白吗?”

  出来后的这几个月,田伟冬学会了乘电梯,学会了用手机发短信,现在正在学开车。在休息外,他一直关注着杭州张高平叔侄冤案,因为他觉得这个案件也关系到自己案件未来的走向,比如最核心的赔偿问题。

  “我现在很讨厌城市生活,那么多的人和车,说话还得小声。最喜欢的就是吃完晚饭,到村里田埂上走一圈,觉得空气真好,那么的自由……”田伟冬家的房子在村里是最高最气派的四层小洋楼,这是父母举债盖起来的,希望田伟冬出来后能找个好老婆。“当年我已经有女朋友了,如果没出事,估计小孩都已经很大了。这辈子欠得最多的,还是父母!如今,我希望还能找个老婆,但恐怕已是奢望了。”

标签:

免责声明:此消息为织梦58贵金原创或转自合作媒体,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织梦58黄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