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版网 > 宝晖研究院 > 原油资讯 >

女刑警刘俊红:从被老鼠吓哭到能让死者“说话

2018-09-19 15:55 来源:织梦58贵金属

天黑不敢一个人睡觉、看见老鼠能被吓哭,见血就晕……就是这样一个女孩儿,22年的光阴流转,她一步步成长为货真

  天黑不敢一个人睡觉、看见老鼠能被吓哭,见血就晕……就是这样一个女孩儿,22年的光阴流转,她一步步成长为货真价实的刑侦专家——她就是新密市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刘俊红。

  初见刘俊红,眼前的她,面容瘦削、神情淡定,加上不高的个头,很难把她和“刑警”二字联系起来。可翻开她的职业记录,清晰明了,从警22年,勘验刑事案件现场两万余起,命案现场400余起,破获了一起又一起大要案。

  为啥会干上刑警这一行?刘俊红说,是偶然,也是必然。

  1991年,刘俊红参加工作,最初干的是情报资料员工作。1998年,她开始做现场勘查。之所以转行,缘于当时大队长对她说的一句话,干公安,你不要光给犯人摁指纹,要学会去看指纹、提取指纹。

  就这样一句话,刘俊红随即从档案室翻出一本《指纹图谱》,自学了一年多时间。

  从坐机关到案发现场,工作转变中的感受不是一句话可以概括的。至今,刘俊红还清楚地记着其中一个现场。“那是一起命案,尸体已经高度腐败,离老远就能闻到那种腐臭味,尸体上全都是白花花的蛆在蠕动。”那天晚上,刘俊红是被同事送回家的,上床一闭上眼睛,就觉得回到了现场。这恐惧的感觉,整整折磨了她近一个月。

  在一起窃案现场,细心的刘俊红获取了一枚残缺的指纹,虽然指纹纹理模糊,可利用的基础条件较差,但经过无数次的细心比对,她最终还是与存档中的一枚指纹取得一致。一个十多人的犯罪团伙显现出来,案犯很快被抓获。

  一枚指纹、半个鞋印、一个烟头、甚至一小块碎纸,就能牵出同伴们苦苦寻觅的疑凶,就能少走好多弯路,这让刘俊红既觉得稀奇,也很自豪,起初的新鲜感逐渐升华为责任感、使命感。

  就这样,从不敢到勇敢,刘俊红在刑侦技术工作岗位上一干就是十几年。

  做刑侦工作必须得细致,还要有严密的逻辑思维能力。刘俊红回忆说,他们曾办理过一起命案,在现场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东西。“被害人头部有钝器伤,而且是多次受打击。”几经思量,刘俊红又返回现场,找到当时已被排除嫌疑的一个村民,反复检查,结果在嫌犯额头的皱纹里发现米粒大小的血迹,案件由此侦破。

  对刘俊红而言,常常是一场战斗结束后随时就又有一场新的战斗在等着她,不分时间、地点。

  2011年9月,白寨镇一采石场废弃的旧房子内发现一具尸体。由于尸体被火焚烧后已高度腐败,所以只能看到很少量的衣着和尸骨痕迹,连天的暴雨给现场勘察带来了不便。刘俊红泡在现场,从中午到晚上;燃烧残渣粘在一起一团一团的,臭气逼人,而她蹲在地上,一手拿着放大镜,一手拿着镊子认真寻找……

  “要让尸体说话”,她坚信这个理念,反复地思考着现场可能出现的纰漏。9月25日她来到太平间对尸体一点一点进行研究,头发、眼上、脸上、手上、身上一点都不放过,经过近四个小时的努力,终于又取得了关键的物证,罪犯终被抓获。

  22年过去,刘俊红始终如一,她爱她的警服,她有她的警魂。 王红/文

免责声明:此消息为织梦58贵金原创或转自合作媒体,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织梦58黄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