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版网 > 宝晖研究院 > 原油资讯 >

伊春被关太平间上访女子做体检 当地官员反思

2018-09-19 15:55 来源:织梦58贵金属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近日,中国之声连续播出了黑龙江伊春市带岭区上访妇女陈庆霞被劳教期满、仍被限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近日,中国之声连续播出了黑龙江伊春市带岭区上访妇女陈庆霞被劳教期满、仍被限制人身自由的相关报道。报道播出后,伊春市委高度重视,并成立联合调查组对陈庆霞信访案件进行复查。昨天,带岭医院为陈庆霞做了简单的身体检查,带岭主要领导就陈庆霞事件做出深度反思。

  陈庆霞被劳教前、在北京上访时,她12岁的儿子宋吉德在伊春当地信访办到北京接访过程中走失,至今下落不明。目前,伊春市带岭区的干警已经计划来北京寻找陈庆霞失踪的孩子 。

  昨天,带岭医院的医生来到陈庆霞的住处为她进行了简单的身体检查。带岭医院内科主任徐啸华介绍了体检的情况:

  徐啸华:她以前的病例显示,她以前是冠心病。

  记者:刚才您给她做的哪几项检查?

  徐啸华:刚才我们也不是做的什么特殊检查,就是测了测血压,听听心脏,如果需要的话,我们再给做个心电啥的,咱们这个医院不可能像大医院似的做检查做的那么多。

  记者:刚才经过初步的血压和心脏的检查,她的身体状况怎么样?

  徐啸华:血压还是可以的,心脏暂时没有什么大问题,但腿上的问题,我不清楚。

  昨天,伊春市带岭区有关部门领导再次到陈庆霞居住的地方慰问、协商、解决问题。但双方就陈庆霞接下来的住所、腿疾的康复治疗等问题目前还没有达成一致意见。此前,伊春市政协副主席、带岭区党委书记张跃文无奈地告诉记者,现在伊春有关部门对陈庆霞事件高度重视,但解决问题还需要得到陈庆霞本人的支持和配合。

  张跃文:她有抵抗情绪,她不相信政府,现在是不论你政府怎么做,她也不认为你政府是真心,认为做这些事都是虚假的。

  记者:为什么会有这种对政府不信任的情绪?

  张跃文:就因为孩子丢失了,你政府把我孩子都丢了,我能信任你政府吗?张跃文:你造不造福是有世人来评价,造孽是绝对不允许的,宁可不当官也不能造孽。

  张跃文告诉记者,从他到带岭就任时开始,就对陈庆霞的问题高度重视:

  张跃文:我公开讲,包括会上讲,我说给陈庆霞找孩子这个事,花多大代价必须找,这不是说花钱的问题,是你作为的问题。

  尽管如此,从2003年至今的十年中,陈庆霞所反映问题依然没能妥善解决,张跃文说,相关报道播出后,他彻夜难眠,一直在想这究竟是为什么。

  张跃文:这件事为啥能从一个小事演变到今天?演变了这么长时间?为什么小的时候我们不化解?现在责任虽然还没认定,但有没有方法上的问题?有没有作风上的问题?陈庆霞从开始到现在,十年的路程,起因那事算大吗?为什么不解决?为什么把孩子最后整丢了解决不了?这里头得画多少个问号?得有多少干部自己不得反思吗? 不至于上访的事件怎么能上访呢?他有精神病不知道吗?我们是工作量大吗?你细化到责任,落实到人头,怎么细化的?你到底是干啥的?哪些是是应该你管?现在就是都管都不管,为什么出现事情追责这么难?为什么所有事情都要等到发展大了才解决?

  中国之声特约观察员丁兆林认为,纵观陈庆霞事件,至少还两个问号需要回答。

  丁兆林:媒体的关注会引起当地政府的重视,但问题恰恰就在这里,10年的案件,为什么只有到了媒体大规模的关注之后,当地政府才能表现出重视的姿态,那么你这10年时间都去干什么了?这是一个巨大的问号。其实人们更多的担心是,如果法律不能受到尊重,人们很担心自己会成为第二个或第三个陈庆霞,如何来堵住这样的一个漏洞,才是我们真正需要关注的,现在有什么样的机构能够对政府的行为进行约束,把权力关在笼子里,有谁来关,怎么关,这才是我们需要去考虑的。

  发稿前,伊春市带岭区公安分局的干警已经赴北京寻找陈庆霞2007年走失的孩子宋吉德,但没有透露具体的工作计划。有关事件进展,中国之声将持续关注。(记者白宇)

免责声明:此消息为织梦58贵金原创或转自合作媒体,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织梦58黄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