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版网 > 宝晖研究院 > 原油资讯 >

媒体聚焦“跑路局长” 高利贷逼死仕途人生路

2018-09-19 15:56 来源:织梦58贵金属

在2013年春节前后,这是永修县审计局原副局长邹镭、瑞昌市中小企业局原局长高奉青和修水县商务局原局长樊华平等

  原本衣着光鲜的“局长”,突然仓皇逃跑或束手就擒。在2013年春节前后,这是永修县审计局原副局长邹镭、瑞昌市中小企业局原局长高奉青和修水县商务局原局长樊华平等人给公众心理制造的“过山车”。

  人们不禁会问:是什么让邹镭等人抛家别子、舍弃自身职位,走向身败名裂的不归路?本报记者调查发现,他们落马的背后都有高利贷的魅影,有的是借,有的是贷,最后都将自己逼到了人生的死角!

  新年伊始“局长”接连“跑路”

  过年,对于欠高利贷者而言就是“过关”。今年元旦到春节期间,就因为高利贷,先后有两名局长副局长先跑路再落网,再就是一名局长涉嫌挪用公款被捕,引起外界关注。

  1月4日,永修县对外发布消息,该县审计局原女副局长邹镭已于1月3日13时30分到警方投案。据永修县此前公开披露的消息,邹镭因2012年12月8日未经准假、擅自离岗外出未归,警方同时接到举报,反映邹镭涉嫌诈骗112.24万元。永修县1月2日免去邹镭审计局副局长职务,将邹镭涉嫌集资诈骗案移送警方立案侦查。

  2月16日正月初七晚,瑞昌市中小企业局原局长高奉青刚潜回家中就被抓获。据51岁的高奉青交代,自2008年以来,他共向私人高息借款280万元,其中以单位名义向私人借款130万元,用于在网上购买福利彩票,由于没有中奖而债台高筑。1月21日上午,高奉青失去联系。2月1日,高奉青的局长职务被免,被列为网上逃犯。

  九江市检察院透露,修水县商务局原局长樊华平伙同他人挪用下属单位园浔建材公司300万元从事营利活动,收取月息四分的利息。樊华平得到利息10万元后,将其中的7万元与单位的戴某、卢某等人进行瓜分,其因涉嫌挪用公款被批捕。

  据介绍,事发的永修、瑞昌和修水等地高利贷的利率从月息3分到月息2角都有,远远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不属于正常民间借贷。有些人甚至从银行贷款再放贷,给当地的金融体系安全带来隐忧。

  “局长”背后现高利贷黑手

  “邹镭喜欢玩牌很多人都知道,但没想到她会陷得这么深。”2月19日,永修县一名和邹镭共事过的人士表示,更让人没想到的是,她借了很多人的高利贷。尽管警方统计称邹镭“诈骗”了112.24万元,但在其“跑路”之初,有人称其欠债超过300万元,而这几乎翻番的数目就是高额利息。

  与邹镭好赌不同,认识高奉青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从不打麻将的人。“他爱人一直做生意,家里条件比一般家庭好。”高奉青的一名下属说,借高利贷买彩票让人难以置信。

  瑞昌市公安局一名参与侦办此案的民警向记者证实,高奉青对生活的期望值很高,抱有一夜暴富心理,亲朋好友借遍了就去借高利贷,高利贷逼债上门只好仓皇出逃,其用巨额资金购买彩票已从福利彩票机构查实。

  “他跟我借钱说是家里做生意急用,谁能想到他是拿去填其他的窟窿。”19日,瑞昌一名担保公司老板说,高奉青去年中期以月息5分的利息向他借款50万元,陆续还了30万元,追讨剩下20万元时得知其已“人间蒸发”。

  永修一名担保公司老板连连感叹说,虽然只是科级干部,但作为一名政府相关职能部门的负责人,由于身份光鲜、工作稳定,是他们的首选借款对象,没想到“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修水县委一位熟悉内情的人士称,民间借贷盛行让机关干部难以独善其身,一些机关干部为贴补家用把积蓄给担保公司或房地产开发商打理以收取2分左右的月息,而像樊华平这样挪用公款放贷牟取私利的,完全背离了公务员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但也有金融体系不规范等深层次原因。

  公务员应该带头远离高利贷

  江浙等地的前车之鉴告诉我们,借贷者纷纷跑路,往往是一个地方民间高利贷体系加速崩溃的前兆。瑞昌、永修等地与外省不同之处在于,由于有钱的中小企业主相对较少,放贷者与借贷者以政府部门机关工作人员为主,当所有人都认为借钱给“局长”非常可靠时,危机往往就隐藏其中。

  19日,省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副所长邓虹告诉记者,事实上,国家《公务员法》第五十三条明文规定,公务员不得“从事或者参与营利性活动,在企业或者其他营利性组织中兼任职务”。

  邓虹指出,不管是参与赌博做生意,还是非法放贷或高息举债,都不应该是一名政府机关工作人员的作为。他们其中既有权力寻租,也是对政策的违反。归根结底,是邹镭们迷失了自己的“身份”,没有职责使命感。

免责声明:此消息为织梦58贵金原创或转自合作媒体,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织梦58黄金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