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版网 > 宝晖研究院 > 原油资讯 >

男子维权不成扬言制造血案被捕 妻子称他是好老

2018-09-19 15:56 来源:织梦58贵金属

湖南省郴州市汝城县江头村,离县城四五公里。曹再发扬言在广州“制造血案”并自首的消息打破了这个村庄的平静

  湖南省郴州市汝城县江头村,离县城四五公里。曹再发扬言在广州“制造血案”并自首的消息打破了这个村庄的平静。

  “他去广州是为了找律师解决问题,如果想做那些(杀人的)事,早就不吭声地做了,怎么还会想办法找人?”面对记者的采访,曹再发的妻子朱孝云始终认为,丈夫之所以扬言要杀人,实际是想引起汝城当地政府的重视,解决困扰家里的征地拆迁问题。

  为什么曹再发会想到如此极端的维权方式?没有人了解曹再发走向极端的过程,但通过他家人的回忆,或许可以找到一丝印迹。朱孝云给记者讲述了夫妻俩白手起家的艰苦历程。在她看来,丈夫是不抽烟、不喝酒、不赌博和不搞外遇的好老公。

  打工垒起的家

  夫妇抛下孩子打工10年,外加自己做生意挣的钱,终于建起一栋三层小楼

  朱孝云今年41岁,娘家在汝城县大坪镇。1991年,她在镇上开了一间做衣服的铺子,和在镇上搞电路维修的曹再发认识后,两人渐生好感。

  两人结婚时,曹再发家里一贫如洗,只有一间土房,一张床,一点田,一点稻谷。

  “因为家里没钱,想出门挣点钱,建一个像样点的房子。”1995年,女儿出生后,夫妻俩决定到广东打工。那一天,他们坐车来到中山古镇镇,在一个电饭煲厂门口下车,正好遇上几个湖南老乡。老乡推荐他们去对面的塑料机械厂做工。夫妻俩从此开始了长达10年的打工生涯。

  “我们每个月的生活费只有100多元。”朱孝云说,为了省钱,打工期间他们从来没有吃过早餐,丈夫的月工资是1000多元,她约有600元,全部都存进了银行。

  因为懂得电路设计,曹再发经常在下班后出去帮人家设计电路,“说实话,他拿的外快比我们的工资还高,而且车费和住宿费都有报销,还有差旅费。”

  找工期间,孩子寄养在娘家,由朱孝云的父母照顾。“平时我们都不寄钱回去。每年过年会给娘家一点生活费。”

  2004年,由于有些存款,加上对塑料行业有一定的了解,曹再发和妻子开始做生意。

  2005年,夫妻俩靠打工和做生意积攒了五六十万元。这时,朱孝云与丈夫回到了老家,在离江头村曹家四组比较近的路边选了一块地建房。2006年,一栋三层楼终于盖了起来。

  “房子每层面积有100多平方米,一共400多平方米。”昨天,朱孝云向记者展示房子未被拆前的照片:一条狭小的村道边,这栋三层小楼格外显眼,旁边是围墙围起来的一块菜地。如今,这都化作了一堆废墟。

  被打破的安稳

  刚建好4年的房子因高速路面临拆迁,但3年来双方对赔偿价格一直谈不拢

  2005年,就在房子快盖好的时候,曹再发的父亲去世。因此,房子盖起来后,夫妇俩决定结束颠簸流离的打工生涯。

  当时,朱孝云留在家里照顾家庭,曹再发则在离家不远的地方做电工,还去过矿区做过临时工,平时住在厂棚,时常抽空回家。家里两个小孩都在外婆家上学,一家人过上了安稳的日子。

  但这种安稳不久就被打破。2009年,汝城县岳汝高速的建设提上日程,而曹家房子正好处于规划范围内,这意味着刚建好4年的房子面临拆迁。

  朱孝云说,她家房子各种证件齐全,工作人员来测量房子面积的那天她正好在家,量好后她接到的赔偿价格为16.1万元。

  “不是不同意征地,但赔偿一定要合理。”直到今天,朱孝云还认为,当时的赔偿价格太低,她和丈夫根本不同意,希望可以按照当地房产的价格为准进行补偿。

  随后,围绕着赔偿问题,曹家和政府人员进行了长达近4年的谈判。尽管纠纷很多,曹家与政府人员的讲述也是各执一词,但通过曹家当时拍下的照片,可以确定曹再发为了房子的事情到处奔波,时常找政府工作人员理论,双方还发生过争执,曹再发甚至三次进京上访。其间,政府对补偿价格也有所调整。

  赔偿标准谈不妥,拆迁就一直搁置。2010年,一位老板介绍曹再发到东莞的一家塑料机械厂做工,工资是每月8000元左右,“因为工资高,我们又出去打工了。”

  据悉,打工期间,曹再发常在东莞和家来回奔波,只要有人来协商征地的事,他就回家处理。曹再发还通过老板找到广东一家律师事务所。“我们咨询过律师,只要没有谈妥,政府是不能强拆的。”

  2011年7月,为了房子拆迁的事情,曹再发离开樟木头回到老家。“出去一年,钱也没有挣到。”

免责声明:此消息为织梦58贵金原创或转自合作媒体,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织梦58黄金官方微信